电子产品加工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电子产品加工 >

昆明转身“末梢”变前沿 拥抱国内国际两大市场

发布日期:2022-05-14 14:59   来源:未知   阅读:

  时势造昆明!从山间铃响马帮来开启“滇池时代”,到二、三、四环及绕城高速外环线的开通挺近“滇中时代”,到现代综合交通体系的形成,迈进“一肩挑两洋”新时代。昆明转身从“末梢”变“前沿”。

  时势兴昆明!从南方古丝绸路上的“壮丽大城”,到滇缅公路等逐渐兴起的“小香港”,到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的初现,推动“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崛起。昆明转身打造以内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互促的新格局。

  呜~呜~呜连日来,火车的汽笛声响动昆明经开区王家营、晋宁区中谊村、安宁市大桃花村等车站上空,一列列国际班列满载而行,向着目的地进发、向着国际通道南来北往。

  “畅通与集中,是昆明成为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的重要标志,或关键标准。”昆明市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将着力打造区域性国际综合枢纽,让人流、资金流、信息流等,通过昆明枢纽方便快捷、畅通无碍;我们将加快区域性国际经济贸易中心、科技创新中心、金融服务中心、人文交流中心建设,让人流、资金流、信息流等在昆明集中交汇、获得效益。在他看来,枢纽是基础、中心是平台。昆明要打牢基础、建强平台,通过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建设,构建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现代化开放城市格局。

  联合国亚太区域交通运输便利化网络技术专家、联合国南南合作项目专家,昆明南亚东南亚国际物流研究院院长刘金鑫认为,设施联通是基础和关键,只有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才能有人流、物流、资金流等集中,才能有贸易畅通、资金融通、人文相通。对位于中国西南边陲的昆明来说,交通基础设施的通畅完全是一段从“开天辟地”到“翻天覆地”的光辉历程。

  千百年来,地处高原的昆明,交通设施基本上是从无到有。党的十八大以来,昆明交通基础设施形成“通全省、连全国、融全球”的高效、无缝互联互通区域性国际综合交通枢纽新格局。

  交通之变,将昆明从“三山环抱一面临湖”的逼仄之地,推向“东进、西拓、南控、北延、中优”的滇中时代,如今更是以昆明为中心或支点形成“东连黔桂通沿海,北经川渝进中原,南下越老达泰柬,西接缅甸连印巴”“一肩挑两洋”的新优势、新格局,与印度洋、太平洋沿线国家和地区间实现双向畅通的物流大通道。

  发端于交通运输业的物流产业,20世纪60年代初,仅有载货汽车2212辆、总吨位约3190吨,到2020年,昆明市公路运输总周转量达234.67亿吨公里,铁路运输总周转量达510.11亿吨公里,航空货邮吞吐量32.5万吨,全国排名第12位

  更重要的是,“十三五”期间,昆明市成为国家物流枢纽布局承载城市,即在经开区王家营和晋宁青山片区建设商贸服务型国家物流枢纽,沿安宁桃花村至草铺铁路枢纽带建设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以长水国际机场为中心建设空港型国家物流枢纽。同时,昆明入选国家商贸服务型物流枢纽建设名单,成为西部地区首个启动建设的城市。目前,昆明已形成王家营、空港经济区、安宁桃花村、晋宁青山工业基地等大型物流集聚区,并在集聚区内打造了腾俊国际陆港、宝象物流中心和南亚国际陆港等一批国家级、省级示范物流园区;云南东盟国际冷链物流中心、昆明宝象万吨冷链港入选首批国家骨干冷链物流基地建设名单。

  以上显然不是昆明的全部抱负。在刚结束的第二届新时代沿边开发论坛(2021)圆桌论坛上,昆明市商务局副局长许波认为,随着昆玉河铁路开通至河口口岸,昆大临铁路开通运营,以及中老铁路全线通车,昆明铁路出境大通道雏形已现,昆明与南亚东南亚国家、环印度洋国家的交通更加便捷,联系更加紧密,为以昆明为中心打造面向南亚东南亚和环印度洋周边经济圈的国际物流新通道提供了新的历史机遇,为全面建成面向南亚东南亚的区域性国际物流枢纽提供了支撑力。

  跨境运输大通道的形成,进一步助力昆明跨境贸易便利化。从12月3日,中老铁路开通至今,南来北往的班列成了这一国际大通道上最靓丽的风景线日,腾俊国际陆港万象国际班列首发仪式在晋宁区中谊村火车站举行;6日,万象昆明天然橡胶物资接货仪式在经开区王家营火车站举行;17日,安宁万象国际货运班列在安宁市大桃花站始发往来间,我国产的蔬菜、鲜花、纸箱、五金等与南亚东南亚国家的热带水果、农副产品等,相互流通,推动着物流业与制造业、商贸业、农业、金融业、交通运输业等“多业联动”。

  除中老国际班列,以昆明为始发站的中欧、中亚、中越等国际班列稳定运行。2020年,昆明国际货运班列逆势上扬,当年累计完成国际运输到发柜数量4884标箱,货量约8.131万吨,货值约23.4842亿元,刷新了昆明国际班列开行5年以来的到发量纪录。

  大物流推动形成大市场。昆明产业合作层次也由单一的交通运输向综合物流产业转变,再至供应链体系的逐渐完善,即从运输、仓储、配送业务向集中采购、流通加工、物流金融、仓配送一体化等贸易创新服务拓展延伸,助力昆明建设区域性国际经济贸易中心。

  目前,昆明正依托“一区、两港、三平台、四走廊”中国(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昆明片区,昆明空港、陆港,开发开放园区平台、国际会议会展平台、对外合作交流平台,中缅经济走廊、中老泰经济走廊、中越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4条开放走廊建设,打通跨境产业、跨境贸易、跨境物流、跨境金融、跨境电商等堵点难点,打造区域性贸易中心。

  云南经济要发展,优势在区位,出路在开放。“作为云南省会城市,昆明将立足西南、面向全国、辐射南亚东南亚,除加快建设区域性国际经济贸易中心外,还在加速推进科技创新中心、金融服务中心、人文交流中心的建设,形成四大中心并进的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的开放格局。”前述昆明市政府相关负责人说。

  在上述枢纽与平台建设的推动下,以昆明为中心的面向南亚东南亚和环印度洋周边经济圈的国际物流新通道,正有力促进“通道带物流、物流带经贸、经贸带产业”的新发展进程,加速昆明融入“大循环双循环”新发展格局。首席记者廖兴阳报道

  新中国成立前没有高等级公路;到2020年末拥有高等级公路2419公里,其中高速公路超1160公里,实现了“县县通高速”。

  新中国成立前仅有3条总里程472公里的铁路;到2020年末有10条总里程约850公里的铁路,并迈向高铁时代、地铁时代的新发展阶段。

  2020年末,昆明长水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最高达4807万人次,居全国第6位、全球第37位,航线个。

  昆明共有航道225公里、渡口23道、码头停靠点28个、登记船舶417艘,形成以“一江一湖一轴”为核心,其他库湖区为补充的航运体系。

  20世纪60年代初,仅有载货汽车2212辆、总吨位约3190吨;到2020年昆明市公路运输总周转量达234.67亿吨公里,铁路运输总周转量达510.11亿吨公里,航空货邮吞吐量32.5万吨,全国排名第12位,完成国际运输货柜数量4884标箱,货量约8.131万吨,货值约23.4842亿元。

  12月23日,中国国际商会国际贸易术语解释通则修订委员会委员、陕西省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陆港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席平,在持续关注本报“南来北往六城记”系列报道后,向本报发来他对昆明经济发展研究提出的一个“把昆明打造成中南半岛枢纽经济大城”的建议文稿。

  2000年,席平提出创立了国际陆港、国际浮港等理论,发表了相关论文百余篇,并推动了多个陆港项目立项,被业界誉为“中国陆港之父”。其中,昆明腾俊国际陆港是在其理论指导和推动下,成为联合国《政府间国际陆港协定》认定的全国17个国际性陆港之一,也是目前昆明唯一国际陆港。席平坦言,中老铁路的开通,开启了昆明连接中南半岛各国的中轴通道,使昆明市交通地位从我国的“边陲末梢”变“国际枢纽”。但昆明不能满足于“过路经济”,建议从顶层设计,将昆明定位于更高远的发展位置,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成为中老命运共同体的推动者、参与者、建设者。

  昆明日报:中老铁路的开通为沿线城市带来了新机遇,向昆明提出这样的建议是出于什么考虑?

  席平:从中国与中南半岛迈向一体化发展看,昆明连接南北、通江达海,是我国通达中南半岛各国的要冲,区位优势独特,其他城市不可替代,因而建议昆明把自身发展定位为中南半岛经济枢纽,以引领区域发展。

  席平:从地理上看,云南与中南半岛山脉相连、江河相通,伊洛瓦底江、萨尔温江北起云南、纵贯缅甸全境,湄公河连接中南半岛各国。将昆明定位为中南半岛的经济枢纽,一是引领中南半岛各国共同发展经济,二是实现昆明自身跨域式发展。

  另一方面看,中老铁路的开通,开启了昆明连接中南半岛各国的中轴通道,使昆明市交通地位从我国的“边陲末梢”变“国际枢纽”。但是,昆明不应仅成为我国与中南半岛各国之间的“国际搬运工”和“国际装卸工”,而应该肩负起“一带一路”承东启西连接南北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中心使命,为我国与中南半岛各国之间架起经贸互通、文化交往的友谊桥梁。

  第一,昆明市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四季如春、气候宜人,加之百里的滇池,比起酷暑难耐的中南半岛其他城市气候环境等优越。另外,经济总量大,基础设施相对要好,昆明可以成为中南半岛各国人民向往的生活和工作之地。

  第二,密切中泰、中柬联系,当中老铁路向南延伸到泰国的曼谷、柬埔寨的金边,有利促进中、泰、柬三国贸易往来。联系缅甸,尽早促成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为我国直通印度洋、打造“印太大陆桥”奠定基础。联系越南,将昆明到越南的铁路由“米轨”升级改造成快速通行的国际标轨,促进昆明与越南陆路经贸往来,使昆明成为国际交通枢纽。在此基础上构建昆明辐射南亚东南亚的陆、海、天、网“四位一体”互联互通布局。

  第三,在昆明开展举办更多的跨境性质的展会、商贸城、博物馆、图书馆、人才培训与学术交流基地等项目,密切昆明与南亚东南亚国家的经贸往来、文化交流。

  席平:参照上海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可以在昆明现有的展会基础上,对一些展会活动提档升级,新建跨境商贸城等。

  昆明拥有众多的大专院校和科研院所,教育资源和科技资源丰富,并且与南亚东南亚国家交流密切、源远流长。在昆明规划建设南亚东南亚各国的博物馆、图书馆和人才培训与学术交流基地,作为“软联通”和“心联通”新基础设施,促进国家间和民间文化交流。

  综上所述,交通、区位决定城市地位。目前,完全有条件把昆明建成北上云贵川、南下中南半岛、东接长三角经济圈和粤港澳大湾区、西联西藏和印度洋沿岸的国际交通枢纽,为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市场提供有力支撑,成为区域经济枢纽。(廖兴阳)